聯系地址:廣州市海珠區東曉路31號1號樓七樓701    電話:020-34160624   傳真:34270553 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欄目導航:首頁 》  茶與文化 》 “茶禪一味”考釋
“茶禪一味”考釋
發布日期:2006-06-19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“茶禪一味”,就是指習茶研禪 ,修身養性,茶味禪味,貫通一氣之修行法門。

        一、“吃茶去”說起

        眾所周知,“吃茶去”是唐代趙州從諗禪師的著名口頭禪。《五燈會元·卷第四·趙州從諗禪師》載之甚詳。據稱凡有提問,往往答以簡單的“吃茶去”三字,此舉究竟含何機鋒?

《碧巖錄·卷第三》載第二十二則公案云:“趙州凡見僧便問:‘曾到此間么?’云‘曾到’,或‘不曾到’,州總云‘吃茶去’。院主云:‘和尚尋常問僧,曾到與不曾到,總道“吃茶去”,意旨如何?’州云:‘院主!’主應諾。州云:‘吃茶去!’”

如上所述: “吃茶去!”表面看來,似乎答非所問。但如果從禪宗的宗教觀角度切入,答問之間,顯然有著深層的邏輯聯系。

        禪宗認為,極樂世界存在于每個人的一念凈心之中,一念凈心即平常心。這意味著佛法并不存在于遙遠的“彼岸”,而是存在于現實生活中的“此岸”。是以《圓悟佛果禪師語錄·卷第六》有“了取平常心是道,饑來吃飯困來眠”說;《景德傳燈錄·卷二八》有“行往坐臥,應機接物,盡是道”說;《古尊宿語錄·卷四》有“佛法無用功處,只是平常無事,屙屎送尿,著衣吃飯,困來即臥”說;《景德傳燈錄·卷三十》有“佛法事在是用處,在你行住坐臥處,吃茶吃飯處,言語相向處”說。

        發問的內容是宗教佛理,回答的內容屬日常生活。問的是“體”,答的是“用”。可見禪宗對“體”的追尋業已落實到對“用”的自覺接受上去。換句話說,抽象的佛理,正蘊含在世俗生活中;要想領會抽象的“意旨”或“如來語”,只能通過人對“茶”的體悟去把握。佛理就在人身邊事中。假如天天喝“茶”,還不明白“茶性”,怎么不談得上去理解“佛性”呢?私意應作如是觀:凡追問“存在”的終極意義時,都答之以“此在”的切身瑣事,讓你自己從中“體悟”得,便可超越“經由別人指引入門”的級坎。這就是禪宗典籍中所謂“令人摸不著頭腦”言說的典型模式,實則是摸得著頭腦的,也絕非牛頭不對馬嘴。禪法稱之為“教外別傳”。《碧巖錄·卷第二》云:“禪家流,欲知佛性義,當觀時節緣,謂之教外別傳,單傳心印,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。”意思是說:禪家之流要使一個人徹見佛性,必須觀察時節因緣,所以禪叫做“教外別傳,單傳心印,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。”

        當然,“吃茶去”作為棒喝的口頭禪,必也透露出了另具深意的內涵:“茶”、“禪”關系。

        “禪 ”又稱“禪定”。是通過一種方式(通常是打坐)使心念安定下來的獨特實踐方法。其后發展而形成禪宗學派以至宗派,標榜“教外別傳”宗旨。意即有關本心本性消息的傳達,不能通過語言文字或其他方式而只能通過生命心靈的直接契會,即“以心傳心”去實現。

        由禪的修習而產生輕安寂靜、適悅身心之情調、境地,便是“禪味”,也稱禪的興味。此種興味乃順其自然所致,切不可強求。否則,為禪味而禪味化,便生貪著,《維摩經·卷中》所謂“貪著禪味是菩薩縛”即此義。

        茶性“和”,憑茶的修習同樣能產生輕安寂靜、適悅身心之情調和境地,便是“茶味”,也稱茶的興昧。此種興味也應順其自然所致。請看廖用賢《尚友錄》,書載蘇軾貶揚州,與王播飲茶寺中。王播深為蘇軾身處逆境而不改其操守所折服,品茶品人,見其心和神定,遂萌生軾如名茶的感慨:“中和似此茗,受水不易節。” 曠達的自性表現,與寺院平等如一的禪境融會貫通。“禪 味”、“茶味”,莫不借助人的內心體認而表露無遺。洵可謂禪道唯在妙悟,茶道也在妙悟。茶理顯示禪機,禪機涵蓋茶理;茶禪緣起殊途,卻是彼此知行相照。

        二、“遇茶吃茶”

        《碧巖錄·卷第八》載第八十則公案云:“教中道:‘……于一切時中,行住坐臥,不拘得失。任運流入薩婆若海。’衲僧家,到這里,亦不可執著,但隨時自在,遇茶吃茶,遇飯吃飯”。意謂經教上說:“……一切時中,行住坐臥,不拘得失。任運流入薩婆若海。”一個衲僧縱然能達到這種境界,也不可執著于這種境界,只要隨時自在,遇茶吃茶,遇飯吃飯就好了。

        《圓悟佛果禪師語錄·小參一》載:“脫卻情塵意想,放教身心,空勞勞地。于一切時遇茶吃茶、遇飯吃飯。”《小參二》載:“遇飯吃飯,不知是飯;遇茶吃茶,不知是茶。”《小參六》載:“遇飯吃飯,遇茶吃茶。終日只守閑閑地。蓋他胸中無許多波吒計校。所以道,心若無事,萬法一如,無得無失,終日只履踐此一片田地。凡有來問,只將此事截斷。所以道,見須實見,悟須實悟。

        應該說,“遇茶吃茶”同屬臨濟宗開悟學子的口頭禪,啟示禪僧順應自然,無得無失,息心即休,見性成佛。與“吃茶去”殊途同歸。此不贅。

        三、“吃茶去”、“遇茶吃茶”的思想,催生了日本“茶禪一味”訣

        中國禪宗與中國茶道的東傳,促成日本茶道的發展,“茶禪一味”訣也應運而生。

        《佛光大辭典》載:“石室善玖(1294-1389):日本臨濟宗僧。筑前(福岡縣)人。元代時,渡海來我國(中國),以松源派之古林清茂為師。返日本后……將禪文化導入五山文學中。對于日本室町初期五山文學之興盛,有極大之貢獻。”此條可以幫助了解日本茶禪古典作品問世之時代背景。

        《茶與禪》(茶學文學出版社1987年3月版)開列了“日本茶道中以茶禪為主題的古典作品”有“宗旦(傳書):《茶禪同一味》(文政十一年,即公元1828年刊行)。”“寂庵宗澤:《禪茶錄》。”《日本茶道源流·茶禪一味說》(臺灣陸羽茶藝中心1991年4月版)也指出:日本“在江戶時代(1603-1867)的中期,確立了所謂‘茶禪一味’的‘茶道觀’。”

        四、結論

        (一)“茶禪一味”訣,其思想源于中國;其確立在日本江戶時代。

        (二)筆者查閱了《大藏經》等相關資料,尤其是《佛果圓悟禪師碧巖錄》、《圓悟佛果禪師語錄》,并遍翻《中日高僧書法集》(江蘇美術出版社1990年7月版),均找不到“茶禪一味“出自圓悟克勤之證據。

        (三)筆者托日本友人作實地調查,大德寺不在奈良,也未見有圓悟克勤“茶禪一味”書法。祈望持“茶禪一味”乃出克勤說者隨時匡我不逮。(陳香白、陳再粦)


粵ICP備14069284號-1   
?2006-2019 廣東省茶業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
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